关于问题分析方法论

实际撰写时间:2017-05-12 21:02:06

现实生活中,我遇到到许许多多的问题的挑战。问题最初出现的时候的,我往往会觉得惊讶,无所适从。但是在冷静下来对问题的最初分析中,我尝试从原有体制上对问题进行分析。对于一般的问题,在原有体制内就可以得到缓解。但是,有时候问题恰恰是出在体制的根源。在多次尝试在体制中解决无果的时候,以前的我想到的是加强原来的体制,让原来的体制超频来获得问题的缓解。但在实践中,遇到由体制本身导致的问题是,这样的方法是低效的,也是不可能解决这样的问题。往往,这样的解决方案会导致在原有的体制内越走越深,最终死在原有的体制内。
对于学习,我从来不曾操心我原来的学习体制。但是,在遇到一次大的滑落后,我觉得这是个人的发挥问题,索性不管它。但是,滑落越来越大,越来越深。这时,我觉得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大挑战。最初,我倍感眩晕,觉得这一切都非常荒谬。在最初的尝试中,我曾经试着加强原来的学习体制,超频原来的学习体制。但是,我发现,这样并没有起到大的效果。在经历下一次低迷后,我几乎没有任何应对方法了。
但是,问题摆在这里就是要解决的。解决恐惧的方法就是自己直面恐惧。我在最近这次打击后,终于要挑战我的学习体制了。就像量子论要获得新生,旧有的因果论必须得死。也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,事物的发展前途时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。我仔细分析了这一次滑落的原因,以前我归咎于自己的粗心,也就是运气原因。但是,几次的滑落明确的告诉我,这绝不是简单的粗心。这还有更大的原因,就是我以前不敢于面对的基础问题。我的智力绝不是问题,这是我所确信的。但是,基础问题从小初,已经不止一次显露。只是不是太明显,得不到我的重视罢了。也可以说,我的智力掩盖了我的基础的缺失。
曾经,我向我的初中信息老师诉说我在数学上的粗心,他说,屡次粗心背后可能是我的基础问题。这第一次提醒了我,但是,我并没有太注意。也不会有现在的分析问题的能力。
但在高中,至少在现在,这个问题暴露无遗,已经完全显示出了它的面目。在高中,考试题目的综合性已经与初中不可同日而语,这对于我的基础的考验是比较严峻的。智力在高中已经无法掩盖基础上的严重缺失。什么是基础,就是解决问题的思路的严谨性,解决问题的操作的严谨性,以及简单的基础知识的掌握。现在,我可以毫不掩饰地说,我的基础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,这是我以前从来不敢去面对的。
举个例子,我的科学计数法、单位的转换、基本物理单位的概念、数学的除法运算等等存在比较大的问题。在以前,我解决问题一般不考虑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,比如说这可不可以取零,这有没有意义之类的。特别是基础知识,概念之类的,我从来不屑一顾。我对于这些问题报以轻蔑的态度,因为它们在当时被我掩盖住了。想出思路就是王道,会做就是王道。现在看来,这是错误的。
学习体制上的缺失着实提醒了我,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只能回归基础,回归我所蔑视的东西。蔑视这些东西,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这也反映了我的问题分析的方法存在问题,面对问题冒出的苗头,没有仔细细致的分析。不敢从体制的根本进行分析。
我现在知道,对于问题的分析,觉不单单是遇到就算了。一定要找到背后的原因,对于自己的就有的状态要时刻保持一种批判性。这也说明,挫折是暴露问题的最好机会。在挫折中,我的心理承受能力着实得到了大的提高。